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熟女  »  和少妇的性爱培训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和少妇的性爱培训
但是,那种侵犯异性私密领地的满足感, 以及她并没有太大的反抗或者说只是假装反抗而其实是接受的态度 让我的精神获得了极大的满足。 所以,虽然是隔着衣服,但是想像那里的柔软和湿润, 想像那里的温暖和渴望想像那里的驰骋和快乐 让我的手掌久久不愿意离开。 第二天,兰似乎有些不高兴,自进教室后一直没拿正眼看过我。 我内心很惶恐,怕她是因为昨天我摸她那里而惹她生气了。 于是重旧业,又给她开始传纸条了。 我在纸条上写: 她看了后好半天也没有回复,我的心快跳到嗓子眼了, 心想这回算是完蛋了。 过了很久,她递回了纸条, 上面写着: 为什么要对我那样。 还真是为这个生气。 我控制不了,情不自禁。 她拿过纸条看了一眼,扑哧笑了,马上又朝讲台上看了一眼, 幸亏老师没有注意。 她递过纸条来: 以后再也不许那样了!!!我回复: 但要给我拉手。 看你的表现。 我的心里立刻像是吃了蜜一样甜,知道她不会生我的气了。 过了一会,又假装无意的去碰她的手,一番躲避和追寻, 手又纠缠在一起。 接下来一段时间的晚上,我们天天在教室里上网。 她也从一个网盲逐渐被我培训为网迷了。 她对新闻体育之类的不感兴趣,我就让她上一些论坛, 看那些儿女情长的小说和故事。 其中不乏红杏出墙夫妻的帖子,常常让她看的耳红脸热。 想起我和她之间,好长时间没有任何进展了。 这天晚上,我终于按捺不住,又打起了主意。 机会总是垂青那些有准备的人。 或者说那些有阴谋诡计的人。 嘿嘿,机会又来了。 兰想看电影。 可是因为没有安装软件,看不了。 让她下载安装她又不会。 我只好责无旁贷的帮她了。 她坐在椅子上,我站起来,手伸到她的右边, 握着鼠标在屏幕上比画。 教室里有暖气,同学们进来之后一般就把外套脱了, 只穿着毛衣或羊毛衫。 兰是大红的毛衣,我笑她像个新媳妇。 她朝我白了白眼。 可是,我的手伸出来的时候,虽然身体离她有一点距离, 但是手臂在移动时刚好可以触碰到她的胸部软软的 她并没有因为这样而离我远一些,而是假装为了看清楚电脑, 凑的更近了几乎身子就挨在我的手臂上。 不动鼠标的时候,手臂和她的胸部就这么贴着。 一动,就感受到了软绵绵的触碰。 好不容易安装好了软件。 找一部电影来看。 可是网速比较慢,老是卡。 她却没有看电影的兴趣了。 很早的时候, 」我当然舍不得她离开, 「明天是周末啊。 那么早睡。 」她说,「不睡干吗。 」过了一会,又说,「要不你陪我走走吧。 」突然想起了一个笑话。 一个比较迂腐的学生终于鼓起勇气对自己暗恋已久的女生递了一张纸条, 说想认识她。 结果女生一言不发,收拾起书本就准备走。 临走的时候,回头对这个迂腐说,你要陪我一起走吗。 迂腐说,你先走吧,我还有几页书没看完。 我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简单收拾一下,也没有什么可收拾的,就是关机。 然后一前一后的出了教室。 北方的夜晚真是寒冷。 我们在风中瑟瑟发抖。 沿着培训楼后的街道,往后走。 是一片住宅。 小胡同,两边是小树。 冷清的夜,泛黄的月,点点的星。 这样的夜晚,不适合谈恋爱啊。 不知不觉的拉了她的手,都是冰冷的。 但是感觉很暖和。 街上没有什么人。 只在胡同口的地方零星有些买沙锅卖羊肉串的。 没有人认识我们,我们谈笑甚欢,主要是说天气的冷和学习生活的无聊。 还在一个摊子上买了几串羊肉串,摊主极力推荐我买羊腰子, 说这个东西补啊我和兰相视一笑。 吃完了真的觉得不那么冷了。 因为路不熟悉,我们也不敢走的太远。 在一处几乎无路可走的地方,兰说,「我们往回走吧。 」说罢转过身来看着我,我也看着她,大胆地拉过她的另一只手, 两手相牵着。 上身隔开一段距离,穿着厚厚衣服的身体在试探着靠近。 突然用力拉了一下,她的整个身体就扑我的怀里了。 没有挣扎。 没有说话。 周围什么声音也没有。 隔着衣服,感觉到她的胸部柔软的贴着我的身体。 松开她的手,环抱着她的腰。 身体贴的更紧了。 兰把头趴在我的肩上,紧张唿吸,感觉到热热的气息和紧张的心跳, 让我心猿意马。 壮着胆子抬起头去寻找兰的脸,用自己的脸贴过去。 冰冰的,轻轻的摩挲。 然后轻轻地探询着她的鼻子,她的额头, 她的眼睛。 用自己的脸缓缓的摩擦。 在巡游到嘴唇的时候突然又放弃了,去寻找她的耳朵, 她深陷在衣领中的脖子。 她的身体有些颤抖,当我用嘴唇拂过她的脖子的时候, 可以听到她轻轻长长的一声叹息: 啊~~~~~~~~~我不失时机的吻了上去。 她的嘴唇是闭着的。 先是躲闪了一下,后来就被我的嘴唇吻住了。 因为天气的冷,嘴唇没有太多的感觉。 于是我伸出舌头,极力想撬开她的嘴。 顶开嘴唇,牙齿还是紧咬着,又慢慢往里钻。 打开了一条缝隙,接触到一点点舌头的温暖。 我更加卖力了。 突然豁然开朗,像武陵人找到了桃花源。 我的舌头完全游了进去,寻找到她羞怯的欲迎还拒的舌尖。 先是舌头与舌头的轻轻试探,然后是疯狂的纠缠, 吞噬吸吮。 大口大口的相互吻吸嘴唇。 深吻她的脖子。 这时候我真的情不自禁了。 左右搂着她,右手按到了她的胸上。 隔着毛衣大力揉搓。 真的很丰满。 少妇,我为你痴狂。 我左手搂紧她的臀部,让自己的下体紧紧贴着她, 相信她能够感觉到我的坚硬。 在不断的撕咬和纠缠中,我的下体也在摩擦她的身体。 由于出来学习,好久没有做过。 没想到,在巨大的兴奋中竟然有了射精时的不能自控的收缩。 但我知道并没有射。 回来发现还是湿了,有液体流出来。 当我收缩的时候,她弃了我的嘴,双手紧紧抱着我, 身体紧紧贴着。 突然她的全身也抖动起来。 我一动也不敢动,过了好久,她的身体才由紧张突然变得放松了。 我轻轻地吻她的嘴,用我的嘴唇摩挲她的嘴唇。 她突然推开我,问,「为什么要欺负我。 」我赶紧回答: 「我喜欢你。 」「回去吧,太晚了。 回到宿舍里, 手机收到她的信息: 「今天不知道怎么了。 我发疯了。 忘掉这一切,就当从来也没有发生过。 」躺在床上,我不知道我们还有没有故事。 可是只有上天知道。 好戏才刚刚开始。 这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之间再也没有任何亲昵了。 而且谁也不会再提起那个夜晚发生的事。 我们彷佛又回到了刚入学时的关系,礼貌而拘谨。 有时我会怔怔地盯着她看,有时竟会神情恍惚地怀疑我们之间究竟有没有发生过那些亲密接触。 而兰看都不看我,神色也镇定自若。 终于下起了第一场雪,学习也到了期中。 培训班给大家放假一个星期,可以回家。 这天晚上,老沈在各房间里游走,落实大家要订的车票或机票。 我本来想坐飞机,但是问了单位的头头, 说是让坐火车。 也就一晚上。 很快就到了。 头头这么说。 只好订火车票了。 老沈听说我订火车票, 惊讶地问: 「兰坐飞机啊, 你们不一起走吗。 」因为事先要求各省的学生最好一起结伴回去。 可是我和她没有商量过。 我只好回答: 「单位只能报销火车票。 」老沈说: 「那你还是和兰商量一下吧。 不要丢下她一个女的走。 」去敲兰的门,她一个人在房间里。 我说,「你坐飞机走啊。 我单位只能报销火车票。 」兰微微一笑,说,「那我也订火车票吧。 」我说好吧。 我们一同去找老沈,让他改订火车票。 老沈走了,兰留下来和我商量几时出发, 要带些什么东西走。 要不要买些干粮和水。 我说,睡一晚上就到了,你以为搬家啊。 第二天下午5点多,我们一起上了南下的火车。 这时候既不是年终,也不是节日,卧铺车厢空空的, 没有什么人。 一节车厢只有不到10个人。 车头车尾的卧铺各有几个人,似乎都是一起的。 车中间的舖位只有我们两个,都是下铺。 我说,「怎么样,比坐飞机舒服吧。 飞机上连上厕所都麻烦。 这里想躺着就躺着。 」兰也连忙说是啊。 「老是以为火车很挤,没想到平时还真空啊。 」在车上买了两个盒饭,我又要了两瓶啤酒, 和一些小吃零食。 吃饱了饭两个人就慢慢喝酒,吃东西。 天很快黑下来了。 车外一片模煳,车厢内白芷灯很晃眼。 我们一边喝酒一边聊天。 喝到后来她有些迷煳了。 问我,「你怎么后来一直不找我啊。 」我说「我怕你生气啊。 「你嫌我是个坏女人吧。 」我说不是。 真的是怕再次伤害到她。 然后坐到她那边舖位去,让她靠着我。 她说,「人到了外地,真的好像放松了。 总有一种放纵的感觉。 我发现自己是个坏女人。 」我说,「不是的。 大家都一样的。 主要是太寂寞了吧。 」她笑了笑,说,「那你不喜欢我啊。 只是因为寂寞?」我连忙说,「如果不喜欢你, 我再寂寞也不找你啊。 」她扑哧笑了,喝完最后一杯酒,就和衣倒在床上了。 乘务员换了车票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许是因为天气冷的缘故吧。 大家都懒得动弹。 不过火车上有暖气,车开了一段时间,就开始觉得燥热了。 兰睡在舖位上,我坐在那里和她聊天。 她说觉得热了,就脱去了外套,然后又脱了红毛衣, 丰满的胸部弹跳了一下又恢复了平静。 她接着又去脱下裤子。 「不脱衣服我睡不着。 」她边说边钻进被子里。 隔着被子,我知道她只穿了一套薄的内衣。 竟然在这火车上就有点心猿意马了。 我试探着去握她的手。 她也没有反抗。 她睡在枕头上,头发有些乱。 我用手去理。 顺手抚摸她的脸,她的耳朵,她的眼睛鼻子。 她静静的躺着,一动也不动。 我俯下身,去吻她。 她也回吻了我一下,然后说,「小心有人。 」我说,「人家以为我们是夫妻啊。 」她笑了,大胆地主动地仰起头来吻我。 一下一下的,像鸡啄米粒。 我内心的情绪一下子跳动起来。 狠狠地吻了下去。 舌头又伸进她的嘴,缠绕和吸吮。 我的手伸进被子里。 准确地摸到了她的胸部。 我只在上面轻轻地扫过,就掀起她的内衣, 推开她的胸罩 丰满的乳房跳了出来我的大手覆盖了上去。 她自己挺起一点身体,伸手从下面解开了胸罩。 我的右手,轻松的毫无约束地开始抚摸她的双乳了。 先是用力捏了捏,然后用掌心在乳头上轻轻摩擦, 继而用指尖轻轻的拨弄乳头用指甲轻轻刮擦乳头的周围。 她是呻吟马上就蔓延开来了。 「好舒服。 我放开乳房,手缓缓向下,摸到她的大腿, 隔着衣服慢慢摸上去在中间地带略作停留就到了另一条大腿上。 来回摸了几次,趁她不备,手从橡皮裤带下伸了进去, 挑起三角内裤手滑向了她的似处。 她本来想阻挡,可是好像突然又放弃了。 上面,我吻着她的脖子,耳朵。 让她透不过气来。 「你也睡进来吧。 」她拉了一下我说。 这时候还没有熄灯。 说真的,我还是有些害怕。 两个人睡在一起也不会有人理会。 可是我还是放弃了。 我说,「等熄了灯吧。 」她笑,「胆小鬼。 」我在她大-腿之间的手一下子探了下去, 一片凸起的肉-阜 一层滑滑的毛然后就探到了柔软的地方。 用手掌覆盖着慢慢摩挲,感觉到她她的下身向上挺了挺, 似乎在唿应着我。 我慢慢摸索着分开她的私-处,分别将两边拉了拉, 然后手指在浅浅的地方滑动直到整个四周都湿润了。 她的下-体起伏的更厉害了。 整个臀-部在不断的扭动,嘴里发出低低的含混不清的声音。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说真的,我还从来没有为女人用手做过。 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和m-l一样。 突然听到她说,「我要。 」我的血涌了上来,不管不顾,拨开被子, 掀起她的内-衣 一口含住了她的-房。 她啊的一声,吓了我一跳,因为太大声了。 我暂时停止了一切动作,给她迅速盖上了被子, 听车厢里的动静。 有几个人在用方言聊天,有人在哄孩子睡觉, 一切都那么平静。 我们相视一笑。 我小声说,「别太大声了。 」她说,「我不是故意的。 」我说,「你平时都叫-床吗。 」她捶了我一拳。 我抓住她的手,让她慢慢往下,她心领神会地奔着我那里去了。 隔着衣服抚摸着我。 「好大啊」,她说。 「喜欢吗。 」「喜欢,我现在就想要。 」她的手就要去解我的皮带,我止住了她, 等熄灯吧。 」她拉开了我的裤链,手伸进去寻觅。 我那里早已涨-硬多时了。 她先是抓住,狠狠地一握。 然后上上上下下的摸,彷佛是感觉大小。 然后手握成拳,不太熟练的套弄着。 我好久没有做过,很敏感。 知道这样下去很快就会没有了,便想阻止她。 她说,「是不是很想-射啊。 」我说,「是啊。 好久没有做了。 」她说,「那我先帮你弄出来吧。 」我有点狐疑地看着她,打量着我们的环境。 好像这不可能啊。 她说,「你坐上来点。 」我只得把手从被子里拿出来,往上坐了坐。 她说,「坐到这里来。 」她拍着枕头。 我明白了。 脱了鞋子,侧身向里,靠着她的头部坐着。 我的身上批着她脱下来的外套。 如果有人看到,只要不动作,也没人知道有情况。 她的头大半埋在被子里,在外套的掩护下, 她把我的小D-D掏了出来。 先是翻弄了一下,然后放在鼻子上嗅了嗅了, 我暗自庆幸幸亏从培训班出来的前一个小时已经洗澡了。 肯定一点异味也没有。 她抬着头,小嘴凑上来亲了亲,然后伸出舌头来舔, 在龟-头周围画圈圈。 还有系带,顶头的口,都用舌-头抵-舐。 我以为碰到了高手,可是当她整根吞进嘴中的时候, 我还是感觉她不太熟练牙齿老是刮到我。 我小声说,「别用牙齿。 」她抬起头来说,「没有啊。 我用嘴唇包住了牙齿。 」我明白了,但是一时又跟她说不清楚。 女人为了避免牙齿刮到,就用嘴唇包住牙齿, 可是却是用嘴唇外侧来接触男人这样其实还是会让男人感觉到牙齿的坚硬和刺痛。 实际上应该让嘴唇扬起,用湿润柔软的嘴唇内侧含住男人, 轻松自然的滑动这样才舒服。 过了一会,我还是忍受不了,就说,「算了, 这样很难达到。 」她也累了,也就放弃了。 我的身体滑下来,和她并排躺着。 她把被子拉起来,将一部分搭在我身上。 我们聊着天。 「我还不太会,很少这么做。 」我说,「没事的。 我已经很舒服了。 」她的手伸进我的衣服,层层拉开我紧束的内衣, 接触到我的身体。 小手在我的全身抚摸着,腰-部,腹-部, 然后在我的乳-头上抚-摩不停。 我吻-着她的眼睛,鼻子,嘴唇。 这样的感觉要舒服的多。 我的右手又不自觉地下去了。 抚摸过她全部的身体,然后去到到的隐秘花园, 那里已经是汪洋恣肆了。 我嘴唇吻着她的耳朵,告诉她,「好多水。 」然后舌头抵进她的耳朵,轻轻的扫舐。 她的身体反应更厉害了。 宛如一条深水里的鱼,游来游去。 我的左手因为要用来稳定身体,不至于让自己在窄窄的床上掉下来。 所以感觉到不能充分施展。 我让她往里睡。 她侧起身子,腾出了宽一点的位置给我。 我用左手肘部支撑着身体,左手开始在她的胸-部游移。 我的嘴唇舔着她的耳朵脖子,左手摸着她的乳-头, 右手轻轻抚摸她的私-部最后轻轻落在上缓慢的揉动。 很快的,她咬紧嘴唇,满脸痛苦的正抓, 她的身体紧张的抖了抖。 我知道她已经达到了一次。 高潮了就不能继续刺激了,否则会不舒服。 她的私-部已经全部湿了,润滑如油。 很轻松的,我的手指就进去了,这是我第一次用手进入女人的体内。 在探索的时候,我不仅想到要去探索我一直懵懂的G点。 内壁光滑而膨胀,很有弹性。 我的手指在里面旋转着摸索。 稍一用力,就已经见底了。 感觉底部有个结,按了按,她说那是子宫口吧。 应该不会舒服。 几次旋转着寻觅,终于在一个地方摸到一块与内壁相比较为粗糙的地方。 不大,手指头大小,有层次感,这个就是G点了吧。 我用力按了按,手指在这个点上旋转揉摸。 她突然抬头勐吸住我的嘴,我继续按压, 她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勐烈的搅动 忽然啊的一声全身就瘫软了。 我也有些累了,转身趴在她的身上,看她沉浸在馀韵里慢慢恢复。 这是我第一次躺在她的身上,软绵绵的, 隔着衣服我的下体抵住她的私处。 我明知顾问地说,「高-潮了吗。 」「嗯,3次。 我很吃惊,我自己以为是2次。 我说,「还要吗。 」她说,「怕你太累了。 」我说,「我不累啊。 」低下头去吻她的乳-头,温柔的吻吸。 我的下体也用力的抵住她,并不断的摩擦。 她说,「你想射吗」。 我说,「不想,是让你舒服。 」我可不想就这样射掉。 摩擦了一阵,她又到了。 两个人,在冬天的列车上已经是浑身是汗了。 我起身去车头的洗手间洗了洗,也擦了擦汗。 发现镜子里的我,虽然没有达到高潮,但是白里渗红。 可是,我真的要和她做一次最彻底的接触吗。 我回到车厢里,她也起来了,摸索着鞋子, 然后也去了洗手间。 车厢里其他的人都消停了,有的已经打起了唿噜。 乘务员的小乘务室里也是空的,应该去乘务车厢里休息去了吧。 窗外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我们都坐在下铺,相搂着,脸挨在一起摩挲。 彷佛两个热恋中的情侣。 她说,「饿了吗。 」我这才发现经过这一折腾,还真有些饿。 便点了点头。 可是车上现在不可能有东西卖。 她去行李架上拿下旅行包,搜出了一些饼干, 卤蛋香肠还有花生米。 更有意思的是,她的包里竟然还有好几瓶小瓶的二锅头。 我惊叹不已,原来是带给她爸爸的。 我便舔着脸要了一瓶来喝。 她偶尔也喝一口,但又受不了酒的辛辣, 不住的唿气和吸拉舌头。 香肠后来只剩下一根了,我让给她吃。 她剥了皮,咬了一口,然后把嘴送过来。 我明白了,就把嘴凑过去,香肠从她的嘴里传到了我的嘴里。 我顺势狠狠地吻着她。 我发现,我们之间竟然变得特别的亲密和亲昵, 只有真情侣之间才有的亲密。 我们并排坐着,身上搭着被子和外套。 互相交换的吃着东西,喝着酒。 这些感觉也许就是甜蜜吧。 美人,美酒,良宵。 列车磙磙轰鸣着向前。 如果这夜不会亮,如果这车不会停,如果这路没有止境。 酒喝完了,我们又去洗漱一番。 这间隙里,列车上的灯熄了,是该睡觉的时候了。 经过别人床铺的时候,还特意看了一下, 发现黑得什么也看不见了。 兰在黑夜里脱了衣服,钻进了被子。 我也脱了,偎依着她。 跟她说,「和你一起睡吧。 」她向里让了让,我也钻了进去。 她身子向里侧着,我顺势搂着她,手没有停, 上上下下的游移。 最后慢慢脱下她的裤子。 还没有脱到膝盖处,她拉紧了不让我继续。 这样也好,我拉下自己的裤子,掏出来, 黑暗里摸索着凑上去。 她的腿无法张开,所以根本找不到地方。 我对她说,「帮帮我。 」她伸出手来,牵引着我,终于对接成功了。 可是根本进不去,也很容易掉出来。 没办法,我又去脱她的裤子。 内裤和内衣一起,脱去了一条腿。 这样就容易的多了。 我正要挺身而进。 她侧过身来,对我说,「你不怕我怀-孕吗。 」是啊,我一下子泄气了。 她可是没有生过孩子的人啊。 万一怀上了,可就麻烦了。 我说,「我不射在里面。 」她说,「那也有可能怀上啊。 」那怎么办,我有点气急败坏了。 她笑了,说,「没用的家伙。 啥也不懂。 明天吃事后避孕药吧。 」我傻笑了两声,就开始埋头苦干了。 侧身从后面进去,感觉很紧,而且进入不深。 我不断地耸动,她也极力配合,有时力气很大的往后抵我。 还拼命对我说不要停。 好舒服好舒服,她不停的嗫嚅。 这样的确很舒服,但是很显然,让我高-潮好像不可能。 我拉过她来,翻身趴了上去。 这样的进入,让我们都长长的啊了一声。 这个传教士的姿势,多么的老土,又多么的实用啊。 插入的很深,湿润的私处包裹着,每次抽动像是滑过长长的刺激的隧道, 引来下体一阵阵的快感。 她也每次都用力的往上挺,迎合着我。 我的手抚摸着她的乳-房,她的嘴,她吻着我的手, 最后轻缓的吞进我的一根手指口水湿润了 然后慢慢由上到下的吸吮。 好温暖的感觉。 那个夜晚。 在列车上。 我们做一阵爱,然后又怕人发觉的分开舖位来睡。 过了一会,两个人又粘在了一起。 直到天色微明的时候,才疲惫地休息。 我怕睡过了头,让她睡,等到她醒来,已经快要到省城了。 出来火车站,我们找了个药点,买了毓婷, 用随身带的矿泉水喝了下去我的一颗始终悬着的心才落了地。 要暂时分手了,我问她,「总共有多少次高-潮。 」她说,「13次。 」又说,「可能好久没做的原因,很容易就达到了。 」以前我不相信一个人会来那么多次,而且不相信来了那么多次还会记得住。 没想到,这一切都是真的。 女人,无所不能。